在路上,秦施甚至想到,如果严瑾得了某种绝症,分手决绝的话她就说不出口了她可能还会陪他治疗陪他度过难关之类的她一路胡思乱想到了医院,所幸检查完没什么大碍,就是鼻孔里的毛细血管比较脆弱,他昨晚又没睡好,有点上火秦施松了口气,跟他说:“知道自己花粉过敏,下次就不要买花了”他两只鼻孔里都堵着卫生纸,看上去像那种鼻子里插了大葱的烤猪既搞笑,又有点惨回去的路上,她没再提分手的事情,但是她话已经放出......

点击阅读全文

秋日烈焰

《秋日烈焰》主角秦施苏煦,是小说写手“秦施”所写。精彩内容:在路上,秦施甚至想到,如果严瑾得了某种绝症,分手决绝的话她就说不出口了她可能还会陪他治疗陪他度过难关之类的她一路胡思乱想到了医院,所幸检查完没什么大碍,就是鼻孔里的毛细血管比较脆弱,他昨晚又没睡好,有点上火秦施松了口气,跟他说:“知道自己花粉过敏,下次就不要买花了”他两只鼻孔里都堵着卫生纸,看上去像那种鼻子里插了大葱的烤猪既搞笑,又有点惨回去的路上,她没再提分手的事情,但是她话已经放出......

精彩章节试读



他们的确是分手了。

但是早上提分手,晚上就有了新欢,这个时间安排的未免太紧密了一点。

而且事发突然,秦施还没想好怎么处理。

不管怎样,她还得考虑严瑾男性的尊严。

毕竟在一起四五年了,忽然她提出分手,然后就有了一个是小他四五岁的小男友。

而那个小男友出身豪门,哪哪都比他强。

她对苏煦说:“我会说的,但现在不是时候。”

本来可以很激动很浪漫的一个晚上,却变成了让秦施回忆起来,就会尴尬的脚趾头抠地的晚上。

这事搞的秦施晚上失眠到后半夜,快三点了才睡着。

第二天她还有个官司要打,幸好胜券在握,赢得干脆漂亮。

严瑾今天来看她开庭,他已经很久都没来亲自观摩了,自从秦施逐渐变成常胜将军以来。

他还送了秦施一大捧花,他品味不错,粉色的绣球花,颜色漂亮,气味也芬芳。

秦施接过来说了声谢谢,严瑾的手就顺势搭在了她的肩膀上,仿佛昨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秦施,恭喜你连赢第一百件官司,今天我们好好庆祝一番。”

“第一百件?”秦施都愣了。

“是啊,我记着呢。”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本笔记本晃了晃:“我们律所开业以来,你打的所有官司我都有记录。”

秦施接过来翻了翻,他果然记了,而且记得很详细。

从四年前她逐渐上手后,第一个赢得很漂亮的案子开始,她所接的每一个官司,严瑾都记录了。

而且,像写诗一样。

比如,一八年三月二日,秦施第一个案子,她赢了,然后她笑了,笑的很美。

再比如,一八年四月七日,秦施第四个案子,对方是老蒋,她打败他了,她跟我笑。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

狗屁不通,肉麻油腻。

但,秦施也能看出真诚。

她真的没想到,严瑾还有这么一出。

她把笔记本还给他的时候,心情特别复杂。

严瑾注视着她,接过笔记本的时候顺势握住了秦施的手。

“我的眼里,其实不止是官司和律所,秦施,我眼里全都是你。”

他说的动情,秦施听的鸡皮疙瘩起了一片又一片。

“秦施,你不信我?”他殷切地握紧秦施的手:“秦施,我知道我这个人毛病一大堆,市侩,有时候又有点狗腿子,但是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有没有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嗯?”

仔细想想,的确也没有。

这么多年他狗腿他的,也倒没有让秦施跟他一起谄媚有钱人。

但是,不爱就是不爱了啊。

秦施从他手里抽回手,她想了想,尽量措辞迂回含蓄一些:“严瑾,我们还是合作伙伴和朋友。”

“女朋友也是朋友。”

“不。”秦施把花塞进他怀里:“我们分手吧,昨天我是认真的,现在更认真。”

“秦施。”严瑾的笑容逐渐消失,他抱着那捧花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有点花粉过敏,然后就阿咻阿咻打个不停,最后把鼻血都打出来了。

秦施拿了纸巾帮他堵着鼻子,他血流不止,她只能开车送他去医院。

小说《秋日烈焰》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