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爆新书《深以染秋》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沐辞兮”,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狐狸染秋,化形后,想去外面看看,正好,这一天森林公园里又来了很多人,染秋化作人型,但化形时,碰见个少年,那少年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切。后来他和这个少年去了人类生活的地方,去适应那里的生活。谢南深在学校上学,染秋去奶茶店工作,就在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中,他们渐渐的相爱。[小甜文]...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深以染秋》,是作者“沐辞兮”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染秋谢南深,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打开窗户,听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喧闹声,前街的叫卖声,染秋才忽然清醒。染秋没有想到他会睡到这么晚才起床,前几天谢南深每天早上6点半都会起来跑步,他会跟着谢南深一起。家里少了谢南深,染秋感觉变化很大。没有人事事顾及着他,没有人耐心的回答他问题...

深以染秋

深以染秋 免费试读

办身份证,问到年龄的时候,染秋这个知道呀,他们狐狸成年化形,对应人类成年的年龄就是18岁。

他化形的时候外面冰天雪地的,大冬天,染秋就说了个他喜欢的数字12月20。

谢南深今年才刚满16岁,染秋要比谢南深大了两岁多。

从这几天的相处来看,都是谢南深带着染秋,根本看不出染秋已经成年了。

可能要等染秋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才能体现他稳重的一面吧。

……

此时,静谧的夜晚逐渐远去,天空开始泛起了微弱的光芒,东边微微泛着粉红,为新的一天开启了序幕。

“染秋,再见,我去上学了。”

染秋迷迷糊糊的听到谢南深说话,努力的睁开眼睛,和谢南深再见。

“嗯,再见。”

说完这句话,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太阳缓缓升起,不一会儿便悬至半空,太阳散发出橘黄色的光芒,普照大地,万物生机勃勃。

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床上的人脸上,细小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床上的人睫毛抖动几下,缓缓睁开眼睛。

染秋睁开眼睛愣了几秒,才有所反应。

起身、下床、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通过窗户突然进入房间,染秋不适应的眯起眼。

打开窗户,听着楼下人来人往的喧闹声,前街的叫卖声,染秋才忽然清醒。

染秋没有想到他会睡到这么晚才起床, 前几天谢南深每天早上6点半都会起来跑步,他会跟着谢南深一起。

家里少了谢南深,染秋感觉变化很大。

没有人事事顾及着他,没有人耐心的回答他问题。

更别说早饭了,谢南深早上上过早自习,在学校吃早饭,他只能下楼去买早饭。

染秋吃着包子,喝着豆浆,美滋滋的,包子和豆浆都有很多种口味,染秋打算要把这些吃过来一遍。

吃完饭,染秋就开始了他的学习,学习文字!

吃中午饭,染秋依然要下去吃。

染秋是很想学习怎么做饭的,看着谢南深把各种食材做成美味的饭,同样的食材还能做出味道完全不同的食物。

染秋都无不感叹谢南深好厉害,做饭好神奇,他也想学。

可是谢南深没有教他,说厨房里的那些东西都很危险,等他写先认识字了,再教他用厨房里的厨具,学习做饭。

染秋吃着美味饭,还是不开心,他想谢南深了。

他来到这里的几天,要么是在家谢南深做饭,要么是他俩一起下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还会说说话,这会儿忽然自己一个人了,不开心。

此时,在学校的谢南深也食之无味,挂念着独自在家的染秋。

张森:“哎,你们中午去打球吗?”

孙强:“中午?中午什么时候?”

张森:“午休快下课的时候,偷偷出去,到操场打球。”

郑宇:“不了,不了,今儿个中午我可起不来。”

张森:“照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也起不来了,还是改天吧。”

孙强:“我看你们一个个的,除了谢南深,今天都是睡神附体。”

郑宇:“说的给你没睡一样,班长带头睡觉,我们这些人睡觉又算得了什么。”

郑宇贱兮兮的说完这句话后,孙强气得牙痒痒。

他睡觉这是能控制住的吗,这叫“放假综合症”,有几个人能逃得过。

他可不像谢南深那么变态,上课睡不睡觉全凭心情。

孙强:“郑宇,你小子皮痒了是不是,星期三你就等着吧。”

他们班级每天的纪律和扣分、记迟到,是班长和各个委员轮流干,一人干一天。

孙强是副班长,星期三轮到他。

郑宇扒拉几口饭,把碗里的饭吃完,端着空碗就往门口走,表示听不见。

他们几人也都吃的差不多了,紧随其后的端着碗和餐盘,向门口走。

倒饭、放餐具的地方人很多,郑宇和张森都不知道窜哪去了,被人挤的也看不见影了。

孙强和谢南深还在一处,孙强感觉谢南深一上午的心不在焉的。

孙强:“谢南深你今天怎么了,一上午都在神游天外,你可别给我说没事,我都看见了。”

“能有什么事,放假综合症,没回过神。”

孙强看了一眼谢南深,那眼神仿佛在说,‘你说,你继续说,你看我信吗。’

“哥们在这糊弄我呀,不想说就不说了。”

“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他之前一直都在偏远的农村生活,他前几天来南城了,现在在我住着,他人特别单纯,我怕他出门被人骗了。”

谢南城把染秋的事含糊的说了一次。

“这事呀!总要他自己适应几天,你也别担心。”

孙强嘴上这样说着,可心里在想,‘这也没什么可担心呀,都那么大一个了,搞不懂。’

要是谢南深知道孙强此时心里想的,肯定会在心里回答他:

‘要真是这样来历的一个人,也罢,他也不会这样担心,关键染秋他是刚来南城的小狐狸呀!怎能让他不担心。’

刚出餐厅的门,就看见张森在那扯着脖子的往里看。

“怎么这么慢,你俩要是再晚些出来,我都以为你俩已经走过了。”

郑宇见谢南城和孙强出来了,就大步往前走,边走边说:

“快走,还有5分钟,今天睡了一上午,要是压点进班碰到了班主任,他肯定得数落我。”

谢南深跟上郑宇的步子,“门口人太多,挤不出来。”

张森:“坐等学校食堂扩建。”

孙强听到张森的话,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学校里的那尊石像说还差不多,我打包票,咱们毕业以前是不会扩建的。”

这个时间里的楼梯是高峰期,只能慢悠悠的一步一个台阶走。

张森忽然想到什么,对孙强和郑宇说:“对了,二号那天,我去找你们打球的时候,碰到了谢南深和他的一个朋友,

他的那个朋友长得是真好看,还很白,声音也好听,温温柔柔的,不像咱们,五大三粗的,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男生。”

孙强觉得张森说的这就是谢南深说的远房亲戚。

“长得好看,他们一家基因好,你看我们谢哥,学校要是弄个校草评选,不得有咱谢哥的一席之地。”

郑宇也跟着插话调侃谢南深,“就是,这才开学几天,都有其他班的姑娘来看谢南深了。”

“你们够了昂,快走。”

———【小剧场】———

【身份】

张森开着电瓶走了之后。

染秋有些委屈的向谢南城撒娇的说道:

“南城,南深,我没有身份,你看张森,他就有好多个身份,我只有你的朋友这一个身份。”

“那秋秋还想要什么身份?”

染秋更加委屈了,用一双水灵灵的狐狸眼看向谢南深。

谢南深看懂了其中的意思,‘不是让你说的吗?’

谢南深看着染秋委屈的小模样,恶趣味顿从心起,他缓缓靠近染秋耳边。

“秋秋还想要身份,谢南深的老婆,怎么样?”

顿时,染秋的耳朵爆红,慢慢蔓延至整张脸。

小说《深以染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