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开局参加读心术未婚夫葬礼》是作者“辣椒很忙呀”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安柚祁墨,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双洁1V1 穿书 读心术 无逻辑 轻松】安柚穿进了刚吐槽一整晚的小说里。阴差阳错成了书中身高只有一米七的大佬未婚妻。手握剧本的她淡定接受,等着大佬离世就可以回归或继承遗产。祁墨身为帝都最有钱有势的人,唯一弱点便是怕鬼。他以为这一生会安然度过,直到遇见未婚妻他才发现鬼不可怕。葬礼那天,安柚看着身姿挺拔的男人,沉默。【么嘎,祁墨只有一米七,这帅哥不是他】祁墨:“………”谁造谣他一米七?他明明一米八七!...

点击阅读全文

惊!开局参加读心术未婚夫葬礼

小说《惊!开局参加读心术未婚夫葬礼》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辣椒很忙呀”,主要人物有安柚祁墨,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有什么可噫的,说到你麻筋上了?”祁墨面无表情道。他不知道安柚在外面是这么编排他们关系的。若他不是当事人,都险些被她语言蛊惑,邪门歪道是真不少。“江怀,墨哥的事是你我能打听的吗,等会直接问嫂子不就行了!”混迹于万众花丛中的沈泽序举起酒杯和江怀的杯子相碰,笑着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不是吧不会吧不能吧!

“你真是左脸皮混到右脸皮了,不要脸的同时还顶着另一半厚脸出来丢人现眼。”

“再说祁墨对我好不好关你什么事呢?怎么?你男朋友真满足不了你,你才会觊觎别人老公?”

在外的身份是自己给的,安柚深知这个道理。

她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倘若我告诉你,祁墨在家每顿饭亲自喂我,我一伸手他立刻拿出纸巾,一抬脚他马不停蹄地端洗脚水,甚至出门连鞋带都是他给我系的,我轻蹙一下眉头他就会搬出榴莲搓衣板求我消气,爱我爱得卑微……”

“知道这些,敢问林依依小姐,你又如何应对?”

哼,既然已经注定要和男女主产生摩擦,安柚可不想傻傻地戴着面具任人宰割。

有男女主光环又怎样,她压根不怕好吗!

反正祁墨避开了车祸,这说明要么她当初看的盗版剧情不同,要么男女主光环受到了影响。

不远处。

几位男士坐在隐秘的角落里,可能是从小锻炼出来的原因,安柚的话顺利落到他们耳畔。

“噫……墨哥,你真如她所说爱得死去活来?”

江怀手肘撞了撞祁墨,试探询问。

听对面那女人言之凿凿,与他认知中一个天一个地,江怀头顶冒出几个问号,怀疑他们所说是同一人吗。

“有什么可噫的,说到你麻筋上了?”祁墨面无表情道。

他不知道安柚在外面是这么编排他们关系的。

若他不是当事人,都险些被她语言蛊惑,邪门歪道是真不少。

“江怀,墨哥的事是你我能打听的吗,等会直接问嫂子不就行了!”

混迹于万众花丛中的沈泽序举起酒杯和江怀的杯子相碰,笑着说。

“也是,不过嫂子不像是个软弱的性格,怼人技术让我想拜师,哈哈。”

他们三家从爷爷辈开始就是朋友,三人童年是在一个院子长大,关系自然亲近。

祁墨订婚事件他们曾经讨论过,和其他想上位的女人相差无几,聪明的是,安柚找到了机会。

嫂子两个字听着刺耳,祁墨喝完最后一口酒,起身。

“别乱叫人,我走了。”

转身之际,脸色微沉,眸光转冷,令其她踌躇着想上前搭讪的人自觉后退。

与此同时。

“你乱说什么,心一如既往地脏,身为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出口成脏!还……说些下流的话,恬不知耻!”

不可否认,安柚的话无论真假,都对林依依的心态产生了影响。

骂不过,那走行吗。

“云帆,我们走吧,我不想让其他人耽误我们约会的时间。”

林依依眸中含泪,娇弱欲滴,像是受了极大委屈。

“别走呀~被我说中心事不敢面对男友了?”

安柚不是柿子,不是谁都能揉捏的,先撩者贱,凭什么对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走或留,由她决定。

“我这儿不是垃圾收容所,像你们这样直肠通大脑的物种最好别来挨边,不是谁都和我一样好说话~”

漫不经心的态度,讽刺的语调由安柚展现得淋漓尽致。

她好笑的欣赏着眼前两人像捂住鼻子吃了答辩的神情,忽然嗤笑一声。

“你们啊,一个像鼻涕似的,恶心又粘人,一个像答辩似的,丑陋又毒人,齐齐排出引人注目,还真是绝配,不得不说月老的垃圾分类很到位。”

小橙在一旁听得直哆嗦,兴奋的同时生怕贺云帆不顾形象地动手打人。

她后退,另一只手再拿了个酒瓶,守在安柚身边。

“好了,你们可以走喽~”

大男子主义的贺云帆什么时候吃过这么亏,他额头青筋凸起,怒目而视,嘴角勾起邪性的笑容。

“你以为我不敢对女人动手吗?安柚,想试试让女人最绝望的痛苦是什么样吗?你一个孤儿有资格当挑衅者?”

贺云帆为了公司形象不能当众打人,他选择另走捷径,试图引起安柚内心的恐惧,再利用孤儿的身份刺激她崩溃。

然而安柚是什么人,他心里期待的表情没有出现。

她反倒是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表达不满。

作者明明把男主写得俊朗帅气,戴上眼镜时气质斯文,摘下眼镜温润如玉。

为什么安柚只看到他水沟般的人中?

所谓的“深不可测”?

“孤儿得罪你了,让你用这个词骂人,你的教养和逻辑真的不配与人相比,哦,不好意思,把你当人看了。”

“既然你要放狠话,那请问你敢动手吗?你应该很清楚我老公常常在这里,他为什么在这里呢,这就要看你有没有智商看出来喽~”

“看到周围的服务员没,只要我啊的叫一声,信不信他们立马冲过来,动手吧少年!”

文中提到过夜色酒吧是祁墨朋友开的,但贺云帆不知道呀,利用消息滞后的情况下进行CPU,成功几率更高。

果然,林依依没见过这种场面,泫然欲泣道:

“走吧云帆,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了,公司的形象不能受损,忍一忍好吗?”

她怕祁墨看见贺云帆的身影,会旧伤复发,这两日听闻祁墨差点车祸,令她担心不已。

“呵,今天饶过你!以后出门小心点!”

贺云帆顺着林依依的劝言下台阶,不甘的放了句狠话,狼狈离开。

“刚刚是你通知他们在周围晃一晃?”

江怀看完戏,心情极好的问好友。

沈泽序笑道:“嗯,安柚脑子转得快,敢利用身边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达到目的。”

江怀放下酒杯,“以后有机会近距离听她怼人就好了,哈哈哈。”

“会有的。”

——

“小姐你可太会骂人了,那个男人会不会报复你呀?”

小橙把安柚的保温杯薅走,跟上步伐,安柚说过,这是她的命。

“怕什么,我有钱可以雇保镖呀,今后我安柚出门排场相当有面儿!”

贺云帆的威胁……

无所谓,老太太会出手。

哼着小曲儿回到云涧别墅,安柚脚步却停在门口。

不对劲,有陌生人气息。

“安、柚!!!”

一道带着盛怒的声音充斥在整套别墅。

伴随着“哐当”一声,闪电与雷声紧接而来。

安柚笑容僵在脸上,完蛋!

小说《惊!开局参加读心术未婚夫葬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