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晦暗终明》,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陆康李禅,文章原创作者为“念念的晞”,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请相信我,再等一等,黎明总会到来,晦暗终将过去。刑侦悬疑,双强,双向救赎,信仰不可撼动,信任无价,爱无疆。...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晦暗终明》是作者““念念的晞”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康李禅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又再一闪,重回到夫妇瘦弱的背影上。保安拉扯着他们,正粗暴的往外拖。“你们这群杀人犯!畜牲!还我的女儿!”女人见挤不过去,指着主席台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破口大骂。“他们杀了周沫沫!我女儿是被灭口的,不是自杀!”男人也跟着绝望的喊完,猛地挣脱开保安,发疯般朝主席台奔去...

晦暗终明

精彩章节试读

陆康在回警局的车里,将拷贝到手机上的视频,翻来覆去看了几十遍。

视频很短,仅有一分钟左右。

猴瘦男子应该站在偏远的角落里,要不然,以炸弹的威力,他不可能全须全尾的出来。

视频没有拍到老夫妇的正脸,只远远拍到他们背对摄像头,相互搀扶着往主席前台挤。

画面一闪,摄像头捕捉到主席台老总们的影像,个个衣冠楚楚,容光焕发。

与像过街老鼠被驱赶,落魄狼狈,悲痛欲绝的白发夫妇形成鲜明对比。

又再一闪,重回到夫妇瘦弱的背影上。保安拉扯着他们,正粗暴的往外拖。

“你们这群杀人犯!畜牲!还我的女儿!”

女人见挤不过去,指着主席台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破口大骂。

“他们杀了周沫沫!我女儿是被灭口的,不是自杀!”

男人也跟着绝望的喊完,猛地挣脱开保安,发疯般朝主席台奔去。

“轰!轰!”

突然,两声前后相隔不超过一秒的巨响。

镜头剧烈摇晃,被血红填满的屏幕,在刺耳的惨叫声中黑了几秒,戛然而止。

陆康总觉得这段视频有些不对劲,具体哪里不对,他一时又说不上来。

“头儿,歇会吧。”

负责开车的齐鸣握紧方向盘,将老旧的jeep,硬是轰出超跑公路赛的感觉。

一路风驰电掣的朝警局里赶。

他虽没顾得上分只眼睛研究视频,但那对老夫妇临死前的呐喊,车轱辘般一遍遍的念叨,在耳边都快轧出条明晃晃高速公路来。

再听下去,他晚上甭想安生睡觉,指不定做啥噩梦。

所以,忍无可忍开了口。表面是关心队长,实际上在给自己求一份耳根清净。

没办法,最近没完没了的加班,睡眠严重不足。再做噩梦,这日子真过不下去了。

陆康没说话,抬起眼皮瞟了眼窗外,还真把视频给关掉了。

“呜哇呜哇!”

一辆救护车拉满警报,急迫的叫着,从jepp旁边呼啸而过。

目测车速不低于140迈。

很快将在限速80上疯狂试探,又不敢冲破桎梏的jepp甩在后面。

眨眼间连车尾灯都瞧不见。

齐鸣手痒脚痒心更痒,无奈队里所有驾照的分都被他扣成零光蛋,交警队那边也烦的不行,将他们拉到黑名单。

哪还敢再踩油门?

“啧!”他咂咂舌,不无感叹道:“瞅瞅,这年头开救护车的都那么生猛!”

陆康没好气的塞他一句:“人家那是要去鬼门关抢人,不猛能抢得过阎王?好好开你的车吧。”

他说的没错。

此刻救护车上正载着两名伤者,争分夺秒的朝医院方向飞驶。

一名前胸和腹部中枪,失血严重,已出现休克反应。

另外一名情况要稍好一些,只有后背满滩血迹,看起来触目惊人。其他好似正常,并未露出伤情。

他们正是闯入爆炸现场的老邢,和脑子沟浅水深的小警察。

意识丧失,脸色灰白,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躺着的,是老邢。

而小警察,则钻进了驾驶位,将后背对着车里的人。他全神贯注的趴在方向盘上,神情如山般沉重。

随车还有两名女护士,和一名中年男子。

“前面十字右拐!快到了,只剩最后一个路口。”

中年男子坐在满背血迹的“司机”旁边,紧张的盯着前方,焦灼不安的为他指路。

原来,小警察嫌中年司机开车保守,怕贻误老邢的治疗时机,才不顾腿上有伤,硬是半路将人替换下来。

他仗着年轻胆大,将油门踩到底,一路惊险刺激,极为生猛的比原计划提前了十几分钟到达医院。

“嘶!”

他亲眼看着老邢被白大褂们簇拥着推往抢救室,才长吸一口气,从驾驶室里往外爬。

两名护士和原司机估计有生以来初次体验什么叫毁灭与生存的边缘,一下车,就跑到花坛跟前吐得昏天暗地。

半晌后,一名护士直起腰,眼冒金星中看到跌跌撞撞的小警察往医院门口挪,才后知后觉的冲着走远的接车医生喊:

“等等,这还有一个呢!”

小警察额头,脖子里全是汗,后背未干的血迹被沁透,血水珠子滴答滴答,顺着警服摆往下掉。

华诺大酒店四楼最里间办公室,不久前发生惊险的状况,在脑海里走马观花的过了一遍。

那个蒙面的持枪人,那双阴狠的眼睛,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

突然,小警察觉得一阵眩晕,高度神经紧张后终于支撑不住,扑通栽倒在地上,便不省人事了。

***

这边,载着陆康的“超跑jeep”也到了警局楼下。

车刚熄火,陆康的手机便急燎燎的响了。

他瞅一眼屏幕,是何局,忙不迭按下接听键。

齐鸣不知道状况,正要推开驾驶门下车,被挂掉电话的陆康用眼神制止。

“走,去趟医院。”

齐鸣上下打量着头儿,没瞧出他有什么问题,疑惑的问:“你哪里不舒服么?”

陆康沉默片刻,调整了下惊涛骇浪的情绪,才缓缓开口:

“老邢出事了。现在抢救中,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

“我操!”

话音未落,齐鸣爆了一句粗口,已经将车子重新发动。

马达轰鸣声,在夜里尤为刺耳。

已经回到办公室的其他人,透过窗户看了眼窜天猴一样,屁股带烟窜出警局大门的残影,猜到有紧急状况。

却没有猜到,不久前还是他们顶头上司,原刑侦支队队长的邢建国同志,正躺在医院的手术室里,生死难料。

在去往医院的路上,齐鸣突然咂摸出来一件事。

“头儿,你说,超过咱们的那辆救护车,拉的该不会就是老邢吧?”

陆康像没听到一样,转头盯着窗外的霓虹,漆黑的眸孔仿佛盛着渊泽,深不见底。

他想不通,一个平民制造出的爆炸袭击,始作俑者当场已被炸得捡不出整块。

在消防,武警,防爆组均已介入的情况下,老邢究竟遇到了什么,为何伤势重的要死了?

难道,除了爆炸袭击,这座豪华大酒店里,还藏着其他不可告人秘密?

这些疑团,怕是只能等老邢活下来,亲自解开了。

但愿,天佑好人。

小说《晦暗终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