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陈年是《魔尊下山!采阴还阳,借诡异封神》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乱舞西东”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玄幻】【鬼怪末世】【轻灵异】【无系统】 又名《请公子出山》鬼门大开,阴阳无界。 世间鬼物横行,人间岌岌可危。 “小魔头!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做我的双修鬼奴。要么……” 千娇百媚的红裙鬼帝,给陈年出了道横竖都是死的送命题。 陈年选择了题面上没有的第三个选项。 事后,潇洒拂袖去…… “世间大凶,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下一个……” (注:文中涉及驱邪手法纯属虚构,请勿尝试或对号入座。)...

点击阅读全文

魔尊下山!采阴还阳,借诡异封神

无广告版本的小说推荐《魔尊下山!采阴还阳,借诡异封神》,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陈年陈年,是作者“乱舞西东”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走慢些等等我。”江浅冷冷道:“不找个客栈落脚,难道要露宿街头么。”陈年追着江浅,嬉皮笑脸道:“师父,你是不是吃醋了。”江浅走的更快...

精彩章节试读

江浅不再理会陈年,自顾向前走着。

陈年吃力的跟着江浅,“师父,你要去哪。走慢些等等我。”

江浅冷冷道:

“不找个客栈落脚,难道要露宿街头么。”

陈年追着江浅,嬉皮笑脸道:

“师父,你是不是吃醋了。”

江浅走的更快。

陈年穷追不舍,“师父,这回我一定努力修剑。

若是我成了这世间第一剑仙,便娶你,行不行。”

江浅柳眉微皱,冷冷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陈年望着江浅没有丝毫迟疑的背影,却看不到江浅眼眸淡淡的泪花。

……

“怎么?小两口拌嘴了?不如来我这算上一卦,算算姻缘,算算因果。”

忽然传来的吆喝,让一后一前的陈年和江浅停下了脚步。

二人寻声看去,入眼的,是个算命摊子。

红布桌台,黄色旗幡,穿着宽大粗布衲衣的道人。

江浅防备的打量着,坐在红布桌台后的中年道人。

这道人面相不善,眼长眉重,阴钩鼻。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浑身发冷。

江浅欲开口回绝,陈年却伸手挡在了身前,

“师父,我想算上一卦。”

这时,阴气海中也传来红袖娇媚的话声,

“小魔头,这道人可不简单,也许能助你找到平罗鬼帝。”

陈年脸上堆起笑容,同那道人道:

“先生,您误会了。这位仙子是我的师父,我可找不到这么俊的媳妇儿。

我不想算姻缘。

倒是想算算自己是不是祸事临头了。”

道人看了眼江浅,又看向陈年,暗含深意的古怪一笑,

“小兄弟,那你可找对人了。”

陈年礼貌一笑,

“那就有劳先生了。”

道人眼中闪过一道暗淡阴影,故意压低了声音道:

“小兄弟,你被阴物缠身了。”

江浅神色转冷,不觉间,有淡淡杀气溢出,

“你再乱说,我就杀了你。”

陈年冷静从容,轻拍着江浅的肩头道:

“师父,我看这位先生并非妄言。

不如我们听听先生如何解惑。”

道人眯起细长的眼,轻轻伸出食指,指了指身侧的幡旗。

陈年顺着道人指向的幡旗,便看见上面醒目的几个大字,

“卜算天机,随心看赏。”

陈年一笑,看向江浅,“师父,银子。”

江浅翻出一枚银锭,冷冷的放在红布桌台上。

道人撇了眼银锭,没急着收起银锭。

而是提起笔,在桌台的宣纸上,写下一“人”字和一个“鬼”字。

陈年眼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冷光,“不知先生,这做何解啊。”

道人不紧不慢道:“人中有鬼,当诛之。若是鬼中有人……

道人故意顿了顿,猥琐笑道:“当合欢。”

陈年又问,“那我这是人中有鬼,还是鬼中有人。”

道人深意一笑,又提起笔,在“人”字上,又划上一横一竖,这“人鬼”两字便成了一个“槐”字。

道人落笔,将写着“槐”字的宣纸推向陈年,

“是人是鬼,午夜子时,可拿此字条,问城西老槐。”

陈年将宣纸折好,放入里怀兜里,试探道:

“先生若我要寻人,可有指引。”

道人深意一笑道:“皆可持此字条,问城西老槐。”

陈年礼貌的谢过道人,便拉着江浅离去。

二人没走出多远,就听算卦道人旁的杂货摊位,传来酸溜溜的嘲讽,

“这年头儿,人傻钱多的主儿,是真多。

哎,我这实在做买卖的,却比不上人家那一张,能说会道的嘴值钱喏。”

……

师徒两人又走行片刻,在一个叫望春楼的酒楼前停下脚步。

江浅转头,望向算卦道人的方向。

红布桌台、黄色旗幡还有古怪道士,早已不在视线中。

她忧心道:“陈年,我心慌的厉害。

从一落地,我便感受到了几股不善的气息,锁定着你我。”

陈年拉过江浅的手,在她手心写道:

“九幽亡,山河动,帝星再现,斗转星移,世道变了。”

江浅忧从中来,陷入沉思。

“呦,您小两口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望春楼里,伙计热情饱满的一声招呼,让江浅一愣。

她赶紧抽出,还握在陈年手中的手,脸上瞬间漫起淡淡的绯红。

平复后,江浅一步踏入望春楼,头也不回的冷冷道:

“我住店,他住柴房就行。”

只留下陈年和一脸凌乱的店伙计。

陈年摇了摇头,也踏进望春楼,

“别听她的,给我们开两间房。

她付钱。”

店伙计凌乱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小声嘀咕道:

“这白天里的女人啊,真是善变。

真不如黑夜烛下的被窝里,来的实在。”

愣神片刻,小二腔调十足的冲着门内喊道:

“接客,爷两位!住店!”

陈年跟着店伙计走向客房,气海内的红袖娇声道:

“小魔头,不如跟姐姐同床共枕。

姐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能变着法儿的伺候你。”

红袖的娇声连连还在气海回荡,陈年便感受到一股让汗毛竖起的寒意。

店伙计也在瞬间感受到了寒意袭来,他双手在胳膊上摩挲,不忘冲着陈年关切道:

“爷,这天儿说变就变,一会儿我给您加一床被子,您可别着凉了。”

陈年回以礼貌一笑。

他望着江浅的背影,苦笑着摇起头。

那刚刚还在丹田阴海中翻腾的妖娆鬼影,也平息了下来。

接下来的多半日,师徒二人都在各自房间休整。

直到临近午夜子时,二人默契的,几乎同时走出房间。

碰面后,陈年和江浅结伴走出客栈,向着城西方向去。

客栈的掌柜目送着二人走出客栈,暗含深意的一笑……

小说《魔尊下山!采阴还阳,借诡异封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