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费祎祟艾城帜,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海予耀”,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霁月跪下,磕头,再去轻轻叩响那扇殿门等着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今天,却没有我不敢再叩一次,怕坏了规矩,便再次磕了个头,跪在那里,静静地等着“进来吧——...

点击阅读全文

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

主角费祎祟艾城帜的现代言情《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海予耀”,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霁月跪下,磕头,再去轻轻叩响那扇殿门
等着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
今天,却没有
我不敢再叩一次,怕坏了规矩,便再次磕了个头,跪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进来吧——

阅读精彩章节


霁月跪下,磕头,再去轻轻叩响那扇殿门。
等着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
今天,却没有。
我不敢再叩一次,怕坏了规矩,便再次磕了个头,跪在那里,静静地等着。
“进来吧—”还是那三个字,可声音变了。
不那么冷的,竟有些温柔在的。
推门进去,弯腰低头,碎步前进,行到见着他足尖时,我慌忙跪倒。
金盆里的水,溅了我一脸。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你每天都过来伺候朕洗脚,可我好久都没见过你这张脸了。”
我还是低着头,低得更深,我不敢。
“你还记得你曾是个公主吗?
“你还记得你是我的皇后吗?”
为什么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人,你却从来不抬头看我一眼?
“是不愿还是不敢?”
我原本是想回答他的,可我太久没说话,好像已经忘记怎么开口了。
半年了,我就每日伏在地下为他洗脚。
我好像已经忘记他长的什么样了,忘记怎么开口,跟一个深爱多年的人说话了。
陈锦寒她还是没抬头看我,就那样一直低头垂目,像个最下贱的奴仆。
或许,真是我错了?
像那个人说的,我当初就该放她走的。
可惜,看如今这般,怕是已经晚了。
我叫她抬头,她都不抬。
我有感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所以,我恼羞成怒。
“半年了,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抬头看看我?
抬头看看我。
我叫你抬头看看我!”
我掰起她下巴,与她四目相对。
那个人说得对,我其实早就该看看她了。
她瘦了好多,脸上伤痕满布,早就没个公主样了,现在的她,真的只像是一个卑贱的奴婢。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是谁打的?”
我怒声问出这话来,才意识到多此一举。
猜也能猜得出来,宫中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我的皇后,也是我的一条狗。
我对她如此,又怎能奢望别人把她奉为国母呢。
真是可笑,我想哭。
“你看看我老了吗?”
她双目无神,她在看我,可她眼里根本就没有我。
“半年了,你都没抬头看我一眼,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嘛,难道这也能叫爱一个人吗?
承认了吧,你早就不爱我了,你现在就是怕死,你爱的是你这条命。”
松开了她下巴,她就又俯首趴在那里。
“你是个公主啊,怎么能趴得这么像一条...

小说《里头那一声寒冷彻骨的答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